甘陽:從富強走向文雅

時間:2017-07-03 16:53 來源:鳳凰衛視 作者:佚名 點擊:
這個題目可能有點不合時宜,現在金融海嘯、就業困難,還談什么文雅?對此可以給一個解釋:香港有一個說法叫做"經濟蕭條、就業困難的時候,正是讀書的好時候"。
  這個題目可能有點不合時宜,現在金融海嘯、就業困難,還談什么文雅?對此可以給一個解釋:香港有一個說法叫做"經濟蕭條、就業困難的時候,正是讀書的好時候"。這個話是有道理的。香港現在金融的恐慌比內地大,如果就業很好的話,不需要讀大學,就可以去找工作了。比如說澳門這幾年開了幾個很大的賭場,誰讀書啊?中學畢業到賭場里面做個發牌員,就有一份很好的工作。大學四年畢業以后,還找不到比它更高的薪水。澳門的賭場開了以后,引起了一個很大的問題,就是代際之間的沖突。父母親辛辛苦苦、勤勤懇懇、老老實實工作一輩子,本來希望他們的孩子好好讀書。可是小孩中學一畢業就到賭場做發牌員,薪水比他老爹老媽還高,他薪水一高就看不起父母親,消費方式也不一樣。不妨想象一下,如果賭場一關門或者裁員,而這些人還年輕,假定說他沒有工作了,而學校是有獎學金的,甚至還有生活費,那這不正是讀書的好時候嗎?所以說香港最近不少廣告都說了這句話:"工作不好找的時候,是讀書進修的好時候",很會做廣告。所以,提出"從富強走向文雅"這個問題,并不是要唱什么高調,要講的是一個社會大眾所想的問題。
 
  已到走向文雅的時候
 
  改革開放三十年,中國經濟成就的巨大是無與倫比的。不管它有多少問題,總體人口去貧致富的速度,可能是人類史上所沒有的。但是另一方面,這樣一個現代化可以叫做"單一的現代化",這個三十年,特別是1990 年代以后,基本上只有經濟一個層面,就是除了掙錢,我們所有人的關心只有經濟,沒有別的話語。如果只關心經濟,談的只是掙錢,這是一個比較低級的社會。即使經濟發展非常之好,它并不能被人所敬重。
 
  一個文明社會最重要的產品是什么?是人,是這個社會、這個文明所培養出來的人。是一個非常有素質、有氣質、有教養的公民和人,還是一個腦滿腸肥、毫無教養的、非常粗魯的、腰纏萬貫的人?答案并不復雜,不要說澳門,還有很多石油輸出國,他們靠石油可以非常富有,但他們受人尊重嗎?一個文明社會,特別是像中國這么大的一個國家,單純的富裕并不能夠受到人們的尊重,更不必說中國是一個有幾千年文明的國家,因此我們需要對中國人提出一個更高的要求。中國崛起,這是必然要求文化的崛起,而并不僅僅是經濟的崛起,因為單有經濟的崛起并不足夠。
 
  眾所周知,猶太人很能掙錢,但是猶太人相當長時間內在歐洲的形象,就像今天的一些石油輸出國一樣。莎士比亞寫于16 世紀末期的名劇《威尼斯商人》,大概表現了中世紀猶太人在西方人心目中的形象,有兩個特點,一是他不信基督,二是他是個放高利貸的商人。而到18、19 世紀以后,猶太人中涌現出大量科學家、藝術家、音樂家,人才輩出。舉一個例子,研究西方思想史特別是藝術史的人,都知道西方有一個叫瓦堡學院,從前是在德國瓦堡,現在在英國倫敦。它在希特勒上臺之后全部遷到英國,遷移過程非常驚心動魄,是非常成功的一次文化遷移。而瓦堡(Aby Warburg,1866-1929)本人就是一個猶太人的長子。猶太人家庭基本上是長子繼承財產,老二、老三、老四做其他事情。瓦堡本人在中學的時候就不喜歡做生意,他和他弟弟做了一個交易。他說,我把家族繼承權讓給你,但是有一個條件,就是以后我要買多少書,就得買多少書,你要無條件地支持--不管多貴的書,不管從哪兒運來。所以瓦堡學院最有名的就是瓦堡圖書館。我舉這個例子就是想說,只有出了這樣的人--不是以掙錢、做生意為最高的人生理想--這樣的民族才會有意思、有創造力,才能夠在其他創造性領域里受到人們尊重。我覺得人類有一種天性,面對一個偉大的藝術家、科學家、音樂家,我們都會肅然起敬,這個沒有什么道理好講。我覺得這是人之為人的一個根本規定所在,是人不同于動物之所在。
 
  所以,今后我們需要考慮文雅的問題。此前的改革開放三十年,我們基本上沒有太多的工夫想這個問題。1980 年代的文化討論起到了一定的作用,但是剛剛開始焦點就轉向了經濟。1994 年左右,王曉明、張汝倫等上海學者曾經試圖提出人文精神的問題,但是馬上就被打掉了。這也很可以理解,人家就是認為你們發什么神經啊?擺什么高尚?我對其中一些提法確實也有一定保留,比如說知識分子的人文精神,我關心的不是知識分子的人文精神,而是整個民族的文化素養、文化素質,知識分子不要覺得自己了不起,"知識分子的人文精神"只是隱含了一種知識分子的自以為是,這個東西讓人不舒服。
 
  我基本認為,雖然經過三十年改革開放,現在富裕的程度已經相當可觀,但我們現在的社會還相當粗鄙、粗野、粗魯,還是一個不大有教養的社會。下一個三十年,我們應該提出文雅的問題。前三十年的過程是不可免的,不要太過求全責備,所以1990 年代確實還不是談文化的時候。但是現在可能是時候了,現在的富裕程度實際上超出了我們的想象。
 
  最近一些經濟學家朋友給我一個表格,我看了感覺很驚訝。這個表格是2007 年中國各個省的GDP 的數字和它相對應的國家,我們不少省份幾乎都相當于一個歐洲中等發達國家。比方說,第一位是廣東省,2007 年的GDP 折合成美元是4446 億美元,相當于比利時,比利時在世界經濟中的排名第17 位。而且這些經濟學家特別提醒,這個實際上仍然低估了中國,因為它是根據美元的匯率來換算,如果根據實際購買力,中國還要高得多。第二位是臺灣省,相當于瑞典,排名世界第19 位。第三位是山東,排名相當于挪威,排名世界第23 位。第四位是江蘇,相當于奧地利,排名世界第25位。第五位是浙江省,相當于丹麥,排名世界第27 位。前5位已經非常可觀。
 
  當然可以立即想到人家會反駁,這是GDP,并不是人均收入。對。但是,可以馬上舉出一個例子來,那就是香港。香港人均收入超過美國,香港是世界上極富的地區之一,當然香港的貧富差距也在全世界名列前茅。香港的公務員、官員、大學教授的薪水,都是全世界最高的,但是,香港在文化上和它的富裕程度完全不成比例。以往香港人自己說香港是文化沙漠。順帶說一下,有些學者不要太肉麻,老是肉麻地吹捧香港,說什么香港有一個饒宗頤,當然就是有文化了,這是拍馬屁嘛。你要看他發揮了多大的文化影響,是不是造成了一個文化氛圍,沒有。這就是香港的問題所在。我并不愿意太苛刻地批評香港,香港確實有很多優點。但是,就文化而論文化,香港非常令人失望。
 
  這里有一個很簡單的指標,就是香港幾乎沒有讀書人。它所有出版的嚴肅一點的學術著作不可能賣得動。香港的人均收入水平大大高于臺灣,但是它的文化氛圍遠不如臺灣。我曾在香港中文大學歷史系做客座教授,感覺香港的學生越教越差,沒有勁頭再教下去。一個很大的原因是,以前我還沒有在內地教書,最近兩年在國內教了以后,就更不愿意在香港教了。內地的大學生非常好,他們的求知欲和已有的知識量都相當可觀。但是要強調一點,內地的大學生相對于香港的大學生,素質一定是非常之高,但我們大學的制度遠不如香港,香港的一般大學在制度建設方面都比我們要健全。不過,香港大的文化氛圍很不理想。因為整個社會太過工商化,一切都是經濟、經濟、經濟,就業、就業、就業。這使得學生的眼中沒有那么多關心,他們從來不聽講座,因為這個和他沒有關系。
 
  對中國文明基調的自信
 
  所以現在大概有兩方面的工作要做。一是大的文化氛圍,這方面,實際上我反而比較樂觀。要感謝孔夫子,感謝孔夫子留下的一個傳統,中國人總體來說很尊重文化,而且對文化是有某種渴望的。我這些年來直接、間接地認識不少老板,他們自己都在埋頭做生意,沒有多少文化,但是他們非常希望自己的兒子、女兒得到很好的教育,而且并不是一定要他們做生意。家長覺得自己沒有文化,但是希望孩子能成為一個有文化的人。在中國社會的這一代家庭中,這仍然是一個相當普遍的心態。這個本錢和資本,使得下一步的文化推動具備潛力。但是我也很擔心,這個資本如果再不用的話,可能就會被消耗掉了。因為現在的這些家長可能還是比較傳統的,如果年輕的一代人再做了父母,可能就沒有這個東西了。香港的、美國的家長并沒有這個傳統,不覺得你一定要文化上如何如何。
 
  最近這些年,大概能夠感覺到某種文化升溫。很多人對此非常有意見,認為這種現象是假的,很是烏煙瘴氣。現在什么都拜,一會兒拜黃帝,一會兒拜孔子,一會兒拜老子,而且大家都在搶:黃帝是你們省的,還是我們省的。這里面的確有不足,但是還是不要太求全責備,拜比不拜好。也就是說,雖然烏煙瘴氣,但是個過程,說明對祭祀這個問題開始重視了。認為這是一個正面的、大家都享受的事,總比沒有任何人關心要好得多。為什么有點烏煙瘴氣呢?因為大家都不知道從前到底是怎樣祭拜的。只有做起來才會知道,先有學者來考證,然后學者們說如何如何,才能一步步完善。如果都沒有人關心,那就永遠不可能起來。
 
  實際上,"從富強走向文雅"這個問題,是我在看北京奧運會開幕式的時候,突然蹦到腦子里的。我非常推崇北京奧運的開幕式。雖然也聽到一些批評,但是這些批評者都沒文化。比方說,香港總有些小報的專欄作家陰陽怪氣地說,怎么弄來弄去,中國就這么點東西。但這些批評馬上就沒有了,因為這些小報無非是看西方怎么說,等到西方都是一片贊嘆聲的時候,他們自然而然也就不出聲了。
 
  實際上,奧運開幕式所凸顯出來的中心意境,就是那幅卷軸和它的慢慢展開,其他都比較次要。沒有這個中心,所有的東西都是支離破碎的。這樣一個中心,一下子凸顯了中國文化中最高雅的層面,這是一個文人畫的境界,一個士大夫文化的境界,這非常令人驚嘆。只有在這樣一個基本調子上,所有其他的東西才成立。抽掉這個東西,其他做得再花哨都留不下什么印象。所以我對后來的宣傳非常不滿--這也是我們文化不成熟的一個表現--說我們加進了很多中國元素。整個開幕式明明是一個中國文明基調,再加上很多其他元素,而不是說你有一個其他什么基調,加上了中國元素。西方人才會說這樣的話,因為基調是西方的。"加進很多中國元素"是一種很不高明的說法,表明我們對自己的文明沒有信心:我們不敢說這就是中國文明的基調,一個文明化的、高雅的東西凸顯了出來。從某種意義上可以說,2008 年的奧運會開幕式對于西方的震撼恐怕要大于中國拿獎牌的數量,因為它突然展現了一個美輪美奐的中國。
 
  但是,奧運會開幕式所凸顯出來的東西,如何用一些制度性的、體制性的東西,讓我們對高雅文化的追求、對民間文化的發揚可以同時得到貫徹?這個大的文化氛圍的問題,可能才是我們真正要想的問題。現代社會到底是什么,其實我們沒有多想。我們甚至常常沒有意識到,中國現在已經進入一個非常復雜的現代社會。在現代社會中,大學應該扮演什么角色?媒體應該扮演什么角色?企業的責任在哪里?這些問題在1990 年代以來都沒有真正得到討論,最近才剛開始。我們基本上把全部精神都花在經濟、生產力、GDP 上。到"十一五"規劃的時候,社會協調發展的問題開始提出來,下一步文化的問題大概會凸顯出來。
 
  大學是現代社會的文化看門人
 
  文化有高低之分。我是在香港看的奧運會開幕式轉播,在開幕式結束之后,電視臺轉播節目的畫面有切轉,在一個角落里突然出來一些演員,在那邊又扭又唱,突然像吃了一只蒼蠅一樣難受。我并非是要攻擊這些演員們,而是說,在這樣一個場合下,簡直是不能忍受到極點了,所謂"高低立判"。這樣的安排極其不倫不類。這并非出于年長者的偏見,年輕人也同樣會有這樣的感覺。
------分隔線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最火資訊
99久热精品免费观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