美國人眼中的日本文明

時間:2017-06-30 16:53 來源:新浪 作者:陳昭 點擊:
日本和別的地方相仿,外部自然現象的影響,在文明上遺留下不可磨滅的痕跡。在早年遷徙之后,政治,社會以及倫理等,殖民的人和他們海陸的親屬的關系,一時還是存在的。出云多屬蒙古和漢人,比較起來很聰明,富于商業知識,南部征服者大和部族,多是些武士和水手。新文明中
    日本和別的地方相仿,外部自然現象的影響,在文明上遺留下不可磨滅的痕跡。在早年遷徙之后,政治,社會以及倫理等,殖民的人和他們海陸的親屬的關系,一時還是存在的。出云多屬蒙古和漢人,比較起來很聰明,富于商業知識,南部征服者大和部族,多是些武士和水手。新文明中作主要媒介的高麗,因分割擾攘,未曾做了亞洲的意大利。古代大和文明,雖以愛好海上生活著稱,卻未曾有希臘時代很燦爛的民治精神。依日本神話講起來,日本是由海而成的。人們都說島上居民富于勇敢冒險的精神,則日本人該全是此種英雄;大和民族的歷史的確證明他們是有這種精神。猛獸和野蠻人雖阻憩了他們愛好深山峻嶺的精神之發軔,不過彼等愛好海——尤其是草原美的欣賞,卻都是事實,無數的火山,地震又是驚人的頻繁,這種現象使土人的頭腦愈發覺得自然的兇悍了。
 
    在古代日本民族由海陸生活的經驗,對于自然的印象并不算好,受了中國和(自然支配著人的)印度所有自然與生存的幽昧觀念之熏染而愈深。于是大和民族一棄其動的人生觀,而轉側到靜的人生觀,結果阻止了國家的前進。劇烈的地層的震蕩,海嘯,頻繁的颶風和大水,都使人們對自然的新見解變更,以為自熱現象即是天神本性的泄露。迷信極其猖狂,理解只得聽幻想的指使,意識成了理解和幻想二者的努力。幻想超越了理解,愛美的才能必有顯著的發達,愛好藝術的精神也必昭然,于是和不很動人的自然界里,而人之頭腦多傾向科學的國家有所不同。蹂躪人的流行癥,瘟疫,毒癥,越發令人覺得怒神距離的很近而可怕了,于是所謂宗教只是可怕的犧牲和乞憐而已。西元六世紀佛教伸入日本后,較為和善的神出現了,不料事實上并沒有大的補益。已往的惡魔攔住了前進的輪樞。
 
    不獨天性和起源,使得日本與漢民族和印度民族思想相接觸,就是從不可少的貿易和邦交上著想,也是勢有必然的。彼此的思想之交換絕少不于產物之交換。各國文明史差不多都是商業往來的一種記錄。日本文明和英國文明相像,是一部本土的成分和一部遺傳下來的成分嵌在一起的。但因民族心理有所不同,日本文明保存下一種特殊的天性。從日本古代史里可以看出,大都是來自南方的下級民族(特別是太平洋島嶼民族)頻繁的侵入,內亂攻伐,以及幾百年間倔強的部族相互抗爭,無端底阻礙了日本的前進。
 
    西元前六六〇年,日本第一代神武天皇帶著他的戰士北下,統有大和民族的時節,他所管轄的區域僅有日本帝國的一小部分。從許多方面可以證明,當時所謂筑紫,越,出云,及關東諸部落,在西元十世紀以前都是獨立的。自十一至十三世紀,日本一向在多亂兇殘的時期中,這種狀態,不但是漢民族思想無能為力,即佛教思想也不會把它約束住。是件有趣的事,在西元八九兩世紀燦爛的進步之后,此種屠殺的內亂和濫無法紀的情事,又在諸省區雷厲風行起來。我們能以理會,這種文明只是優越階級的文明,和無知無識,受苦的民眾毫不相干,對他們能有何改善更是提不到的了。經過了多年的內亂,幾佐(Gu-izot)所謂[野蠻的頭生子]——封建制度,又普遍了日本全地,不問封建制度的理想如何糟糕,忠義思想如何狹隘,階級又如何嚴酷,它卻留下了些引向近代文明去的印記。
------分隔線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最火資訊
99久热精品免费观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