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國文化給出的人類麻煩解決之道

時間:2017-06-28 11:25 來源:新浪 作者:陳昭 點擊:
中國古老的《易經》有一句話:天下同歸而殊途,一致而百慮。意思是說,盡管方法途徑不同,人們最后總是要走到一起。 宋代的思想家程顥和程頤,即二程子,他們把為人處世致力于求同還
    中國古老的《易經》有一句話:“天下同歸而殊途,一致而百慮。”意思是說,盡管方法途徑不同,人們最后總是要走到一起。
 
    宋代的思想家程顥和程頤,即二程子,他們把為人處世致力于“求同”還是“求異”,看做是一個人秉持“公心”,還是守持“私心”的分水嶺。他們說:“公則同,私則異,” (《二程集》下冊,頁1256)并說“同者”是“天心”,即上天的旨意。在另一處他們還說:“圣賢之處世,莫不于大同之中有不同焉。不能大同者,是亂常拂理而已;不能不同者,是隨俗習污而已。(同上,頁1264)不承認人和事的不同,二程子認為是沒有修養的人的胡言亂語;但如果否認“大同”,就是“亂常拂理”。就其錯誤程度而言,顯然二程子認為不能求大同的性質更為嚴重。
 
    宋代另一位思想家陸九淵也說:“千萬世之前有圣人出焉,同此心,同此理也;千萬世之后,有圣人出焉,同此心,同此理也;東、南、西、北海有圣人出焉,同此心,同此理也。”陸九淵還說:“人雖生異世,其心意同如一也。”這也就是孟子說的:“先圣后圣,其揆一也。”(《離婁下》)“揆”kui,是規矩、軌則、法度的意思,引申可以解釋為原理、原則。亦即古代的大師巨子和后世的大師巨子,他們提出和遵循的思想義理、道德理念的規則,在本質上有相似或相同之處。
 
    孟子還提出:“口之於味也,有同耆焉;耳之於聲也,有同聽焉;目之於色也,有同美焉。”說到這里,孟子反問了一句:“至於心,獨無所同然乎?”難道人的心,就沒有相同之處嗎?孟子的結論是:“心之所同然者”,是“理也,義也”(《告子上》),也就是認為人的理性良知必有所同然者。所謂人同此心,心同此理,即為此義。人類原初的情感和理想期待,本來都是這個樣子。只不過由于意向與行為的交錯,造成了諸般的矛盾。古今賢哲啟示我們,應該透過人類生活的矛盾交錯的困擾,看到心理期許的一致性原理,看到不同背后的相同。
 
    我國已故大學問家錢鍾書先生,早年寫《談藝錄》,1948年該書在上海出版的時候,他在序言中寫下兩句點題的話:
    東海西海,心理攸同;
    南學北學,道術未裂。
    在錢鍾書先生看來,東西方文化雖有不同,但不論東方人還是西方人,其心理的反應特征和指向常常是相同的。
 
    而所以如此,是緣于反應作用于人的主體精神世界的事物,普遍存在著物之理相同的現象。所以錢鍾書先生得出結論:“心同理同,正緣物同理同。”(錢著《管錐編》第一冊,三聯書店版,頁85)他還征引西典作為參證,寫道:“思辯之當然(Laws of thought),出于事物之必然(Laws of things)。”(同前 )錢先生對《易·系辭》“天下同歸而殊途,一致而百慮”的詮解,可謂恰切到無須增減。我牽引這些古圣前賢的例證和理證,是想說明,無視人類的“同”,夸大人類的“不同”,是學術的誤區,更是思想的陷阱。
 
    不同的文化可以溝通,不一定那樣對立,這是中國文化一向的主張。孔子的“和而不同”思想,一言九鼎,可以完好地概括人與人之間、國家與國家之間交往所依據的規則法理的全部真諦。
 
     關鍵詞是兩個:一個是“和”,人人都樂于接受而向往的境界;另一個是“不同”。“不同”是“和”的條件。承認不同,容許不同,欣賞不同,才能走向和諧。如果一切都相同,穿衣相同,走路相同,思維相同,說話相同,這個世界就令人窒息了。孟子說:“充實之謂美,充實而有光輝之謂大”。試想,能夠使之充實起來的東西,能夠都是完全相同的東西嗎?不同物的組合,才能稱之為“充實”。不同的合乎審美規則的組合,才能創造美。
 
    所以“《易經》的系辭說:“物相雜,故曰文。”《國語》里面也說:“物一無文。”朱熹用哲學的語言表述的更清晰,他說:“兩物相對待,故有文,若相離去,便不成文矣。”不同的物,不同的思想,總之相互對待的東西,并不因不同而彼此分離,如此這般才能“成文”,成其為世界,否則“便不成文”,也不成其為世界。《易經》、《國語》和朱子所講的“文”,可以理解為文化的同義互轉。所以,“和而不同”其實是文化的本質規定,是世界本來的樣子,是人類的充實而有光輝的起點。
 
    那么,人類如何走向和解,達致和諧?偉大的思想家孔子給出了另一條思想定律,就是大家都知道的被聯合國文化宣言稱為道德金律的“己所不欲,勿施于人”。“己所不欲,勿施于人”代表的是儒家的“恕”道精神,反映出中國文化的異量之美。此一定律,給出了人類的理性相處之道,提倡換位思考,自己不喜歡的絕不強加于人。“己所不欲,勿施于人”是處理人類的不同的最合乎人類本性的理性方式,實際上是追尋不同之中的大同。
 
    一個是“和而不同”,一個是“己所不欲,勿施于人”,這兩句話都是孔子在世時講的,時間在公元前5世紀,當時正是世界文化歷史的軸心時代。我們有理由把孔子這兩句話所含蘊的哲學思想,看做是中華文化給出的人類麻煩的解決之道,也可以看做是化解人類生存危機的一種大智慧。
------分隔線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最火資訊
99久热精品免费观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