別把“詩詞大會”變成另一種應試教育

時間:2017-03-01 15:42 來源:互聯網 作者:陳昭 點擊:
《中國詩詞大會》之后,央視的《朗讀者》又一次獲得了收視和口碑的雙豐收。在娛樂真人秀主導熒屏的當下,這樣的節目,讓人感到了濃濃的“文化味”。
  諸如《中國詩詞大會》這樣的文化節目,其實都不是文化本身,而是一種消費主義的替代品。看這些節目給人以“我們在做語文試卷”的幻覺,因為不用擔心成績,就可以陶醉其中,變成了純粹的娛樂。
 
  在距新文化運動開始差不多一百年后,傳統文化似乎正在迎來一波復興的浪潮,最起碼是在電視屏幕上。《中國詩詞大會》之后,央視的《朗讀者》又一次獲得了收視和口碑的雙豐收。在娛樂真人秀主導熒屏的當下,這樣的節目,讓人感到了濃濃的“文化味”。
 
  10年前央視的《百家講壇》推出時,很多人都期待會有一個文化類節目的繁榮,但是屬于《百家講壇》的日子非常短暫。易中天和于丹后,節目的影響力就大大下降,最后淪為深夜平靜的訴說。但是,公眾一直有“文化大眾化”的需求,曾在《百家講壇》講詩詞的古代文學學者康震,也是《詩詞大會》的節目嘉賓,說明了兩者具有某種承接性。
 
  從《百家講壇》到《詩詞大會》的10年,正是互聯網高速發展的10年。尤其是在微博和微信的時代,碎片化閱讀和90后火星文流行,即使是中年人,也學會用表情符號來聊天。這種狀況,距離古典詩詞非常遙遠,甚至走到了反面,誰還在網上正經說話呢,更不要說引用詩詞絕句了。
 
  《詩詞大會》的流行,就是這種大眾“文化厭食癥”的反向爆發,當人們被互聯網語言統治并心生厭倦的時候,唐詩宋詞的美,就像新鮮事物一樣進入人們視野,它喚起了人們互聯網之前的記憶。同樣的道理,在都不寫信的時候,《見字如面》這樣的讀信節目,卻勾起了人們對書信時代的回憶,就像木心一首詩所寫的,“從前慢”,那是一個時代,也是一種生活方式。
 
  除了這種大背景外,節目的形態也很耐人尋味:在《詩詞大會》之前,有《漢字聽寫大會》和《中國成語大會》,但是一直不算太火爆。從漢字到成語,再到古詩詞背誦、文學名篇朗讀,這幾個節目的發展線索,像極了語文試卷:字詞、成語、詩詞、閱讀。可以預見,在不久的將來,電視上或許會出現某種類型的作文比賽——節目的主創人員一定從語文考試中找到了靈感。
 
  事實上,有關詩詞大會的爭議,比如 “死記硬背算什么真本事”“背再多也不見得能寫出好詩”,看上去就像是在討論考試一樣。
 
  武亦姝超強的背誦能力,讓她在《詩詞大會》中脫穎而出,她已經入圍了“全國向上向善好青年”候選人,接下來,或許還有商業代言之類的。這會有一定的示范效應。在整個社會都在倡導國學熱以及此類節目的推動下,很有可能出現一個父母要求孩子背誦古詩詞的潮流。越來越多的父母加入逼迫孩子背誦古詩詞的大軍,對孩子的成長是否有利?要知道,即使從純應試的角度,只靠背誦都是考不好語文的。
 
  在我看來,《朗讀者》和《見信如面》是比《詩詞大會》更好的節目形態。即便如此,它們看上去都在提倡閱讀,其實提供的也只是一種“視聽”產品。當下,隨著各種新技術手段的興起,人們可以通過視聽的方式來“讀書”,也有人專門把書總結成要點,讓用戶可以更方便地獲取關鍵信息。但是,這些都不是閱讀本身,不能讓更多人愛上讀書,甚至相反:這很有可能成為一種偷懶的借口,既然可以聽要點,為什么還要進行深閱讀呢?
 
  這些節目都不是文化本身,而是一種消費主義的替代品。看這些節目給人以“我們在做語文試卷”的幻覺,因為不用擔心成績,就可以陶醉其中,變成了純粹的娛樂。
 
  百家爭鳴
 
  新京報:最近有一種聲音,說《中國詩詞大會》這樣的節目,舉辦多屆后可能出現一些負面效應,比如學校選拔學生參賽,可能導致另一種形式的“應試”。也就是說文化節目回流,反而會催生很多學校培養應試選手,會制造很多“孔乙己”。你怎么看呢?
 
  首先,培養應試選手跟節目本身沒關系,我們的考試制度就是在培養應試選手。其次,即便此類節目加重了學校在傳統文化方面對學生的培養,即使有些死記硬背的東西,這也不是一件壞事。因為只有不斷吸收,才有創新,在少年最好的年華讓他們去記憶傳統文化最精華的東西,哪怕理解不是最精準的,對他們的人生仍是利大于弊。最后,這類節目恰恰就是要讓我們去反思我們教育體制的功利性,讓我們看到考試之外的傳統文化。其實中國傳統文化本身不是功利導向的,“格物致知”的根本是為了“修身治國平天下”。現在我們的學校教育、社會輿論其實最需要的,是不以成敗論英雄的引導。
 
  不知為何國人對于應試選手總是懷著忐忑和猜疑。漫長的科舉時代,為了一登龍門,才子文人都是應試選手,中國文化照樣繁榮昌盛。甚至可以說,中國文化的繁榮昌盛,就是應試體制催生出來的——學成文武藝,貨與帝王家,只有當學習衍生出的利益足夠豐盛,才能吸引一代代人皓首窮經,樂此不疲。純靠情懷,是留不住人的。應試選手和體育競技行業的職業運動員有異曲同工之妙,其專業精深的程度遠非業余選手可比。我們能接受職業運動員,為何不能接受文化行業的應試選手?
 
  文化節目作為綜藝多樣化的一種新內容與新形式,是值得鼓勵和欣賞的。但對它們的文化功能,不必看得太重。它們的影響不會真正波及教育層面,熱度會一陣風,很快過去。假若真能催生很多學校重視詩詞教育,反倒是好事,適當提升一下學生們的詩詞素養,利多弊少。怕就怕一陣風——節目一陣風,學校也是一陣風。
 
  很有可能。一是應試教育習慣思維根深蒂固,二是知識容易短期傳授而人生態度只能靠長期熏陶,但這是一個功利化的社會。提倡這個還是好的,否則用什么去替代呢?效率低可以想見,慢慢來吧。
------分隔線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最火資訊
99久热精品免费观看